超越姐姐让我暴富吧!!!!【沙雕晴晴】

请点开






这里晴晴!|•ω•`)
一只地心画手喵~
文也写得很垃圾(˘•ω•˘)
但是会加油的!!!(〃'▽'〃)
暂退凹凸,目前努力补原耽
系个大杂食


头像是阿焦给我画的人设!!!
cp&画绑是@今天的琪琪依旧是一条咸鱼呢
文绑是@樱梦
师从@丹云卿★

请吹爆她们!!!

是崽崽( *・ω・)✄╰ひ╯
2p无滤镜
第一次用画世界

突然诈尸,然后潜下去:D
白嫖真好玩୧( "̮ )୨✧ᐦ
【是之前的摸鱼x扫描出来的】

我我我……爱死你了!!!

今天的琪琪依旧是一条咸鱼呢:

给给给晴晴画的人设!!!
晴晴生日快乐!!!
【勾线毁【。

【瑞嘉金】Pure white (一)

*灵感来源于歌曲《纯白》

*原文是《夜莺与玫瑰》,有改动

*金→瑞⇔嘉

*本文HE,内含四十米烈斩

*幼儿园文笔注意

*在ooc的深渊肆意飞翔



ok?

他的那总爱闹腾恋人此刻却静静地躺在冰凉的水晶棺里,眼角的黑色星星似乎和他一样黯淡了下去,曾经闪耀着光彩的鎏金色眼眸紧闭着,浓密的长睫毛在冰冷阳光的照射下映出一片阴影,皮肤苍白而冰冷——就像死人一样。格瑞隔着水晶棺亲吻着他眼角的星星,用温柔而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轻声说道:“等我回来。”

皇宫里最有权威的魔女凯莉告诉他,他的爱人嘉德罗斯被人下了一种非常狠毒的诅咒,先是沉沉地睡去,渐渐地,皮肤会越发越苍白,一片一片地剥落下来,露出的血肉将逐渐腐化。被下咒的人拥有潜意识,却无能为力,只能在无尽的仿佛要将人吞噬的黑暗中饱受折磨。最终身体化为粉末,不复存在。宛如银蝶一般,被人揪住了脆弱的翅膀,狠狠地揉成一团,再被抛弃到一个阴暗角落,痛苦地死去。

当时格瑞强装镇定地问:“有什么解救的方法吗?”

凯莉面色凝重:“抱歉,先生,我的水晶棺也只能延迟死亡,想要真正治疗,必须有一个十分重要的药引——”

她顿了一下,继而说道:“红色的玫瑰。”

格瑞沉默。

这个世界上有白色,黄色,蓝色,紫色等各色的玫瑰,唯独少了红色。像是被神遗弃的破旧玩具,孤零零地腐烂在角落,无人问津。

“概率是多少?红玫瑰出现的概率。”

“几乎为0,先生。”

“很抱歉,目前没有一个人发现过红色的玫瑰。”

“……”格瑞继续保持沉默。

“即使是这样,我也不能放弃唯一的生机。”他开口道。

凯莉耸耸肩,“好吧,既然你这么认为……禁忌之森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植物,红色玫瑰也最可能生长在那儿。只是……目前去过那里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即使是这样你也要去寻觅那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吗?”

“是的。感谢您告诉我这些,魔女小姐。”

“举手之劳。我只能保他七天,在你回来之前我会帮你看好他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
脚下是腐烂的白骨和树叶,面前是扑朔迷离的光芒交杂着不为人知的阴暗。

带着剧毒的诱人糖果树,颜色怪异的浆果,彩色的河水……这个森林的一切都透着诡谲。

拨开层层叠叠的枝叶,一束久违的光芒照得他真不开眼睛。格瑞屏住了呼吸,似一个初入世事的懵懂孩子一样,茫然地、呆呆地站在那儿。

以外面的时间来算,现在应该是黑夜。

与眼前的景象明显恰恰相反。令人惊讶之余又不感怪异:这里什么都可能发生。

轻声的吟唱打破了此刻的宁静。格瑞下意识地循着声音的来源找去。

轻吟歌曲的金发少年坐在树枝上,一手扶着粗糙的树皮,一手随意放在身侧。少年微闭着眼,长且翘的睫毛一颤一颤的,如碎金般发丝在阳光下更为耀眼,仿佛少年本来就属于阳光一般。口中轻吟着塞壬般的神秘歌曲——没有任何歌词,就是简单的哼唱,却让格瑞的心跳漏了一拍,曲调是那么耳熟,却没有丝毫相关的记忆。

明明是如此轻快的语调,如此阳光的声音。格瑞的心却好像被人狠狠揪住,又胡乱揉了几下。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他:这位少年不适合这首歌。

金发碧眼的少年似是发现了他。他朝格瑞的位置轻轻挥了挥手。

格瑞也不躲闪,径直走了出来——他看上去似乎很熟悉这里,有能利用的人总归是好的。

少年轻松跃下树枝,格瑞还没开口他便一边以格瑞的身体为中心绕着转了一圈又一圈,一边叽叽喳喳。

“你好!我的名字是金。你叫什么呀?”

“你从哪里来啊?我还没见过除我和我的主人以外的人来过这里呢!”

“我们可以做朋友吗?”

……


【烦人】

格瑞极为简短地回答:“你好,金。我是格瑞。”

“格瑞?很好听的名字呢!”

……

格瑞没有放过金刚才说漏嘴的词,“主人?你的主人是谁?”

金有些得意:“还能是谁啊,当然是……”

下一秒他立刻捂住了嘴,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。

他松开手,迟疑了一会儿,又道:“主人告诉我不能对别人泄露关于我们的信息哟。”

原来是这样啊……

格瑞揉揉眉心,“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?”


……


金胡乱抹着眼泪,接过格瑞的纸巾,却哭得更凶了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“所以,金,你会帮我吗?”

“会,会的!”金上齿紧咬着下唇,试图把眼泪憋回去。

“就算付出生命,我也会帮格瑞实现愿望的!”

“傻瓜。”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他的头发,“付出生命这种话可是不能乱说的。”

金愣愣地抬起头,又低了下去。

因为,因为那是格瑞啊。

他在心里默念道。

黑夜很快就降临了,浓重的夜色与树狰狞的斑驳影子融为一体,阴森森的。天空上也只存留点点残月稀星,极为惨淡。

格瑞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干木材,点燃后就静坐在地上望着熊熊的炙热火焰出神。

一向活跃的金也没有说话,呆呆地躺在地上,双手枕着头,碧蓝的眼睛已经闭上了,但依旧没有入眠。

待听到银发男人沉稳的呼吸声才松了口气,双手化为羽翼,朝着圣栎树的方向飞去。

……



TBC

不想填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(’∇’)シ┳━┳

不知不觉就101fo了Σ( ° △ °|||)︴
然而不点文
这里,开心─=≡Σ(((つ•̀ω•́)つ

放个不正经的群宣
欢迎各位拖更白嫖人士加入୧( • ̀ω•́ )✧
all金!all金!all金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群内拒绝刷其他cp

50fo点文!!!

会选两篇写(我肝不好)
cp如tag,是选一些我比较喜欢的,其他的也一律接受
占tag致歉(:3_ヽ)_

深夜找文绑XD
@樱恋之梦 ☜就是这个小可爱,哪天她不更文了我就要日死她的lof_(°ω°」∠)_

摸摸鱼🐠
临摹的是雷总的表情包。
临摹都画得不像……我大概是条废鱼了_(┐「ε:)_